The Black Swan 黑天鵝 Black Swan Incidents 讀書筆記 - 第11章 怎樣尋找鳥糞(既然預測無效為何人們要預測?)

晚上11:04

人類最重要的發展是人們最沒有預料到的,是”想像之外的“。

這章更深入討論了許多人以為自己能夠預測,實際上並不具備這個能力,那些在銀行擔任高職位的管理階層,日復一日嚴肅討論”5年後的計劃“,卻沒有料到自己因為俄羅斯債務危機被裁員。當人們想找到到達印度的新方法,卻意外發現美洲...還有那個復興大爆炸理論,被譽為20世紀的偉大發現,其實是在掃鳥糞?

紐澤西貝爾實驗室

我特別喜歡書中這個舉證:

1965年紐澤西貝爾實驗室,的两名无线电天文学家在爬上一个巨大的天线时听到了一种背景噪音,一种咝咝声,就像信号不好时的静电噪声。这种噪声无法消除,即使在他们以为是鸟粪导致了噪声因而将之扫除之后,仍然如此。他们很长时间以后才明白,他们听到的是宇宙诞生的声音,宇宙背景微波辐射。这一发现复兴了大爆炸理论,一个被人们遗忘的由早期研究者提出的理论。我在贝尔实验室的网站上找到了下面这段话,它把这一“发现”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发现之一在彭泽斯(Penzias,作出这一发现的其中一位天文学家)退休时,时任贝尔实验室主席兼朗讯首席运营官的丹·斯坦齐恩(Dan Stanzione)评价说,彭泽斯“代表了成为贝尔实验室标志的创造性和卓越的技术”。他称他为文艺复兴式的人物,因为“他拓展了我们对创造的脆弱理解,并推进了科学在许多重要领域的前沿”。

文艺复兴?什么文艺复兴!这两个家伙在找鸟粪!

我看到這段時忍不住大笑了,真正提出理論的人並沒有找到證明,卻被兩個找鳥糞的人找到了!他想說的是,我們對於新科技的出現是,不是總體低估就是嚴重高估他的重要性。他也提出彭加莱的“三体问题”。如果在一个类似太阳系的系统中只有两颗行星,并且没有其他因素影响它们的运行,你将能够毫不费力地预测它们的运行。但在两颗行星之间再加入第三个天体,比如一颗小小的彗星。最初第三个天体不会导致行星运行偏离轨道,对它没有影响;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对另两个天体的影响可能是爆炸性的。这个微小天体的位置将最终决定这两个庞大行星的命运。

预测困难的急剧增加来自对这个系统稍稍增加的复杂性。

所以這是為什麼我們的預測無法準確,因為只要有任何一個微小的因素介入,就會產生許多難以預估的變化,麻省理工学院的气象学家爱德华·洛伦茨透過這個理論得到蝴蝶效應的結果。但是這些理論也經常被忽視,政府做預測,大公司做預測,我14年前工作過的花店老板,曾經要求我預測這次的行銷活動後會有多少訂單?儘管當時我沒有看過黑天鵝,也知道這個問句極度愚蠢,而也不願意做出偽預測的我,覺得無法在這種奇怪概念的統治下工作,於是我離開了。

本篇還有很多的舉例說明我們在預測上的不準確,特別是依照過去經驗的預測,我們如果使用過去經驗預測,就跟感恩節火雞一樣,你過去1000天被餵養的好好的日子,並不代表第1001天還是一樣(1001天是感恩節)

那我們做啥蝦預測呢?Taleb說,有人預測是為了賺錢,有人因為這是“他們的工作”,我們也會沒有動機的這樣做。

为什么?答案与人类的本性有关。计划可能来自使我们成为人类的东西,比如意识。

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提出的观点如下:大脑最强大的功能是什么?正是提出对未来的猜想并进行反事实思考的功能,比如,“假如我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他就会立即还击我一拳,或者打电话给他在纽约的律师”。
这样做的一个好处是能够让我们的猜想替我们去死。被正确使用并且仅停留在大脑内部时,这种预测能力使我们不必马上作出第一顺序的自然选择,不像那些原始的生物一样在死亡面前非常脆弱,只能等待基因库得到最佳自然选择,从而提高自身的生存能力。从某种意义上讲,预测使我们能够欺骗进化:作为一系列预测和反事实的情景,进化正在我们的头脑中发生。
即使这种在头脑中演练猜测的能力使我们不受进化法则的约束,它本身却是进化的产物,就好像进化延长了约束我们的链条,而其他动物却立即受到环境加给它们的约束。丹尼特认为,大脑是“预想机器”,思维和意识是人类的新兴特性,对我们的加速发展大有必要。

我们为什么要听专家发表言论和预测?

一种可能的解释是社会需要专业化,尤其是知识的分工。你不会在遇到重大健康问题时立即去读医学院,咨询一个已经读过医学院的人会更省事(显然也更安全)。医生们会听汽车修理师的(不是在健康问题上,而是在他们的车出问题时),反之亦然,汽车修理师也会听医生的。我们天生喜欢听专家的,即使在可能不存在专家的领域。

很久沒有享受到讀書的喜悅了,這是多年來的第一次(我也懷疑我之前有過...)Taleb的書從一開始我覺得的沈悶越到後面,越讀越有趣!許多新視角的概念一旦出現,就會在腦中不斷迴盪很久,特別在哪些“不存在專家”領域的觀點,我終於理解為何我那麼討厭那些股市報名牌的人,當然也有一些是因為這是“他們的工作”而做預測....

此時我突然想起來我也在銀行保險業做過!!!當我考過投資型保單證照,可以在名片上印“財富管理”那類頭銜時,心裡真的很虛,我根本說不出什麼未來預測,又怎麼說服他人投資?只能把他當便宜壽險來銷售,一方面也是我太年輕也不懂什麼事情,二來我心中總有個懷疑是-”怎麼有人會知道以後發生什麼?“,我連自己都無法預估我自己的下一步要做啥...


蘇夏 SuXia | 日本單車旅遊玩家 | 質感生活打造者

不按牌理出牌的古怪女子,寫文比說話要來的流利。

人生繞著單車、旅遊、撰文、設計、生活打轉,
偶而擔任旅遊採訪編輯、寫個人專欄,
其他時間從事品牌經營、單車活動企劃、行銷文案等工作。

IG                    | @suxiabike
BLOG            | www.suxiabike.com
FACEBOOK    | 蘇夏的自轉車生活
YOUTUBE      | https://reurl.cc/Wd1YkD



  • Share: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